古代诗词鉴赏之《诗经·园有桃》篇:园有桃,其实之肴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11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庚》《崇丘》《由仪》),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那么下面知秀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诗经》中的《园有桃》,一起来看看吧!

园有桃,其实之肴。

心之忧矣,我歌且谣。

不知我者,谓我士也骄。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

心之忧矣,有谁知之!

有谁知之!盖亦勿思!

园有棘,其实之食。

心之忧矣,聊以行国。

不知我者,谓我士也罔极。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

心之忧矣,有谁知之!

有谁知之!盖亦勿思!

注释:

歌:有乐调配唱叫歌。

谣:没有乐调配唱叫谣。

盖:此“盍”,何不的意思。

棘:酸枣树。

彼人:君子。是:对

子曰何其:你说你要做什么

行国:到处流浪

罔极:无极,妄想

赏析:

《园有桃》描写不得志的士人的自我解嘲。他自得其乐,自竺其是,心中有忧,无人可诉,也无人知晓,似乎交不价意旁人的议论,我行我素。尽管这样,仍然忧从中来,他只是抛开自慰,可见他内心忧思之深,无法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