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薛宝钗独自哭一整夜,是发生了什么?

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红楼梦》女主角,今天知秀网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宝玉挨打后,薛宝钗从袭人那里得知宝玉之所以挨打,同她哥哥薛蟠有关,所以,回到家便告诉了母亲,不久后,薛蟠喝酒回来,来到薛姨妈处,问起了宝玉的事,薛姨妈便说道,你还好意思问,不都是你说的吗?

我们都知道,贾政之所以知道贾宝玉与蒋玉函的事,是因为忠顺王派了长史来贾府要人,但此事知道的人很少,所以,一向说话口无遮拦的薛蟠成了最大的嫌疑,铭烟头一个就怀疑他,袭人听铭烟说也深信不疑;薛宝钗听袭人说也是半信半疑,而薛姨妈听了几乎是信以为真了;所以说,在谣言四起的情况下,薛蟠是百口难辩;听到母亲姐姐都冤枉自己气的火冒三丈。

宝钗忙也上前劝道:“你忍耐些儿罢。妈妈急的这个样儿,你不说来劝,你倒反闹得这样。别说是妈妈,便是旁人来劝你,也为你好,倒把你的性子劝上来了。”薛蟠道:“你这会子又说这话!都是你说的!”宝钗道:“你只怨我说,再不怨你那顾前不顾后的形景。”薛蟠道:“你这会怨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在外头招风惹草的呢?别说别的,只拿前日琪官儿的事比给你们听:那琪官儿我们见了十来次,他并未和我说一句亲热话,怎么前日见了他,连姓名还不知,就把汗巾子给与他?难道这也是我说的不成?”薛姨妈和宝钗急的说道:“还提这个!可不是为这个打他呢!可见是你说的了。”薛蟠道:“真真的气死人了!赖我说的我不恼,我只为一个宝玉就闹得这样天翻地覆的!”宝钗道:“谁闹来着?你先持刀动杖的闹起来,倒说是别人闹!”

薛蟠见宝钗说的话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也因正在气头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前妈妈和我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

从这一段对话中来看,我们似乎不难发现,薛宝钗并非深信薛蟠就是告密的人,她本意是想通过这件事来规劝哥哥,日后注意举止言行,别给人留下口舌;但薛蟠一来喝了酒;二来正在气头上,见妹妹说话有理有据,说不过她,便忘了分寸,直戳妹妹的短处了。

薛蟠的意思很明显,妹妹宝钗之所以帮着宝玉,就是因为她想嫁给宝玉,一心将她当做自己的男人,而宝钗哭了一夜,主要就是这一句话的原因。

联系原文及宝钗一路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薛宝钗之所以哭,有这三个原因:

第一:薛蟠一语中的的原因

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前妈妈和我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才可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薛姨妈一家来到贾府不久,便在贾府盛传了“金玉良缘”的事,薛宝钗更是主动让宝玉知道了自己戴的金项圈的秘密,从这一点上来看,薛蟠如此说薛宝钗,并没有错。薛宝钗就是想要嫁给宝玉。

而在那个社会,女子的婚姻都是遵循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薛宝钗出身于书香门第,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自损身份,就如同贾母掰谎记说的,一个大家闺秀的女子,见了一个清秀的男子,便是礼仪也忘了,廉耻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的!可见,宝钗之所以哭了一夜,就是因为她深知哥哥的话是正确的,而自己的哥哥都是这样认为的,还能指望别人会怎么想呢?

而这,也迁出了宝钗哭的第二个原因:

第二:宝钗为何要如此不顾身份的接近宝玉?

宝钗不顾礼仪接近宝玉,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了薛家!原文中说,薛宝钗父亲在时,待宝钗极好,也因此宝钗熟读诗书;但随着父亲的去世,薛家的衰败,哥哥薛蟠的不学无术,薛宝钗毅然决定了用自己的一生来抗起薛家的命运,所以,从那以后,薛宝钗放下了本该属于那个年纪的玩乐,而一心一意朝着优秀女子的标准努力,比如,学习女红。

薛姨妈一家进京,原文中说是送薛宝钗进宫选妃,但我们知道,在那一道旨意中,薛宝钗商人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参加选妃,而只能参加入选公主的陪侍,但这一个身份,无疑无法给薛家提供有力的帮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薛家唯一的选择,只有贾府了,而贾宝玉,无疑是薛家最合适的对象了。

也因此,薛宝钗为了薛家,放下了本应有的礼仪,而义无反顾的靠近宝玉。

第三:薛宝钗悲于自己的命运

薛宝钗进入贾府,看到的是宝黛二人令人羡慕的爱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薛宝钗也是女人,她诚然也渴望得到黛玉、宝玉这样的幸福爱情;毕竟,那些描写了自由爱情的《西厢记》、《牡丹亭》,她也是看过的。

可是,因为自己的使命,她没有选择的机会,明明知道宝玉心里只有黛玉,她还是要装做无所谓;明明将自己放到宝黛二人之间有着太多的尴尬,她依然要舔着脸去;她恨啊,恨自己为何是这样的命?

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她的亲哥哥还完全不理解她,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呢?

小结:

十三岁进贾府的薛宝钗,似乎从进入我们视线的那一刻起,她就是一个沉稳懂事的女子,喜怒不形于色;她对金钏儿的死,嗤之以鼻,是因为她早已放下了颜面,金钏儿之所以跳井寻死,不过是因为王夫人对她的侮辱,而相对于薛宝钗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呢?

也许,薛宝钗是最认可并且身体力行的走孝道的,而金钏儿年纪轻轻的因为几句话便死去,是否又想过自己的父母呢?她无疑是一个不孝的人,也因此,薛宝钗说她是糊涂人,对她的死一点也不感到悲伤。

在贾府,薛宝钗饱受贾母等人的冷言冷语,在追求宝玉的路上困难重重,贾宝玉打趣她如杨贵妃,更是直接侮辱了她的人格。

贾母出二十两银子替她过十五岁生日,其提醒她该嫁人的意思路人皆知;而清虚观打焦,贾母婉拒张道士为那个十五岁的女子提亲,更是直接断了宝钗的念想。

所以说,薛宝钗在贾府的生活是痛苦的,既要将自己伪装成贤德的人,又要讨好贾府里的每一个人,心累;而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薛家,为了这个不长进的哥哥。薛宝钗的所有动力,也是因为有着母亲和哥哥的支持和依靠;但薛蟠一针见血的话语,无疑是击垮了她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她哭了一夜。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薛宝钗也许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只是,命中注定的,她无力去改变!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