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时期,宴饮时有哪些娱乐活动?

饮酒是两汉时期饮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活跃酒席间的气氛,一些用以助兴的娱乐活动随之产生。下面知秀网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如行酒令,主要有猜拳、赋诗、谜语、对联、射覆、投壶、射箭、六博等等,此外还常伴有歌舞。为了叙述方便,这里将猜拳、赋诗、谜语、对联、射覆等纳入行酒令一类,投壶、六博和乐舞分述。

一、酒令

酒令是饮酒时一种劝酒助兴的游戏。布衣平民则可掳袖伸拳,猜拳取乐;古代的王侯将相、豪门贵族、文人学士可以行雅令、筹令。据《后汉书》卷三六《贾逵传》记载,贾逵曾写过《酒令》一文。“逵所著经传义诂及论难百余万言,又作诗、颂、诔、书、连珠、酒令凡九篇,学者宗之,后世称为通儒。”

这是“酒令”一词首见于史书,然而行酒令的历史却很悠久。酒令产生之初,并非用来饮酒助兴,而是用以辅助酒礼。在“酒以成礼”的西周社会,对饮酒的礼仪有着极为严格而又具体的规定,为维护酒筵的礼法,还专门设有监督饮酒礼仪的“酒监”、“酒史”,来主持“觞政”。

春秋以后随着礼崩乐坏、王侯权贵饮酒之风的盛行,酒令便丧失了原有“礼”的内容,成为筵饮娱乐的助兴游戏。到了汉代饮酒行令已经成为时尚,从而形成了中国酒令的雏形。首先酒令带有监督性,因而称“令”。最典型的例证,要算《史记》卷五二《齐悼惠王世家》记载的刘章监酒,杀吕姓成员的事件。

这里完整地记述了刘章行酒令的场合、内容和结果。表现了刘氏子弟借酒泄怨的强烈不满情绪。以酒知礼,在汉代仍然留存,汉代许多饮酒场所设有酒监、酒吏,专门监督饮酒礼仪。这是根据叔孙通制订的觞政来设置的饮酒监督系统,由酒监、酒史管理,不许饮酒过度,不许有失礼仪,违者予以惩处。

其次,酒令大都比较有趣,可以助兴。文人行雅令,可以表现出知识面广,才思敏捷,天文地理,文人轶事,无所不涉,娱乐色彩浓厚。据《汉书》记载,前114年,汉武帝在重修的柏梁台上大宴群臣,令二千石有能为七言诗的大臣上坐,即兴联句,这就是流传后世的著名《柏梁台诗》。

《柏梁台》诗每句押韵,一韵到底,故云“列韵”。后代酒令中的联句形式,多仿效《柏梁台诗》而来。此外,射覆也是一种汉代较为常见的酒令,是从“藏钩”戏发展而来。其基本方法为手握拳隐藏某物,令对方猜“射”。“射”,即射所覆也。

主要有:猜枚,又叫“猜拳”、“博拳”、“藏钩”、“藏阄”。即把瓜子、或莲子、或黑白棋子等小件东西握在手中,令对方猜双单、数日或颜色,猜不中饮酒,猜中则行令者饮酒。在汉代不少宴饮画像图中,常见二人对饮,观其形象,很可能是行猜拳之类的酒令游戏。

骰子令也是汉代人常行的酒令。骰子最初产生时形状各异,使用方法多种多样,简单快捷,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可以轻松地活跃酒筵气氛,所以汉代人常在酒宴上使用。在河北省满城县西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妻窦给墓中出土了一枚酒令铜骰。

此骰共十八面,其上分别以金银嵌出“一”至“十六”和“酒”、“骄”的字样。另外各面上还有以金丝错出的三角卷云纹.中心镶红玛瑙或绿松石,半径2.1厘米。同时出土的还有40枚酒令铜钱。这枚铜骰是我们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酒令铜骰。

二、投壶

投壶是两汉时期更为流行的一种饮酒娱乐活动。投壶始于何时,已不可详考,但最迟在春秋时期就已盛行。据《左传》记载,晋昭公即位之时,在设宴招待各国诸侯的酒宴之上,晋昭公与齐景公就进行了一场投壶比赛,比赛时吟诵的“投壶辞”一直流传到汉代。

《史记·滑稽列传》还记载了战国时期齐威王和淳于髡谈论饮酒投壶的事情。到了汉代,饮酒投壶更是达官贵人乐此不彼的游戏。游戏方法是将矢“顺投”入壶,即让矢头先入壶中,输者要饮酒罚款。这期间出现很多投壶高手。

如《西京杂记》记载的汉武帝时宫中的倡优郭舍人就是投壶高手。《东观汉记》曰:“(祭)遵为将军,取士皆用儒术,对酒娱乐,必雅歌投壶。”在河南南阳市沙岗店出土的汉代《投壶图》画像石上,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到汉代投壶的场面。

画面上共有五个人,中间置一酒樽和一箭壶,壶内有十二枚。两侧有二人居中席地跪坐,均怀抱三矢,手执一矢,作举矢欲投状。画面之右端,一人跽坐,探头观看,其身份当是“司射”,画之左端,一大汉席地而坐.侍者用力架着,显然是投壶大败.烂醉如泥了。

这幅《投壶图》形象地再现了《礼记·投壶》所云:“投壶之礼,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人执壶。”在陕北出土的汉画像中也有投壶图,图分四层,第二层是进行六博游戏;第三层是二人对坐投壶,中间置一壶,壶中三矢,壶上部置一樽,二人手中各执一矢作欲投壶之状。关于投壶的程序和规则,《礼记·投壶》中有明确的记载。

《礼记》对投壶规则的详细记载说明,从古老的礼射演变而来的“投壶”,在先秦时已被纳入“庙堂礼乐”之中,形成了一整套的投壶礼仪。从文献记载和汉画像砖上看,汉代仍然保留了这套礼仪,投壶的方法基本与《礼记》中记载的一致,所不同的是汉代游戏色彩更浓,饮酒娱乐是投壶游戏的主要初衷。

三、乐舞

传世文献中有关汉代宴饮与乐舞浑然一体的记载比比皆是,汉代画像中表现这一题材的也最多。从皇宫贵族、达官贵人,到文人墨客,饮酒歌舞之风极盛,不仅有专业的宫廷里的“黄门工倡”,达官贵族家里蓄养的倡伎,而且参加宴饮的主宾也经常亲自上阵,一展歌喉,大摆舞姿,佐酒求欢。为汉代开启这一序幕的当属著名的“霸王别姬”。

项羽在垓下之战,败局已定,四面楚歌的困境中,仍不忘饮酒歌舞。与之相反的是,汉高祖刘邦在平定了默布叛乱凯旋途中,路过故乡沛郡,设会与故老乡亲饮宴,进入高潮时,也引吭高歌。但同样是饮酒高歌,同样是“泣数行下”,司马迁对项羽的极大同情和对刘邦公允的评价完全溢于笔下。

汉代贵族把饮酒作乐当作一种生活享受,家中常蓄养一些倡优伎人。《汉书》卷五三《景十三王传》记载广川惠王刘去“数置酒,令倡俳裸戏坐中,以为乐”。每当他饮酒时,“诸姬皆侍”,“使美人相和歌之”。

《汉书·张禹传》记载,张禹每次接待弟子戴崇,都要“置酒设乐”,甚至引入“后堂饮食,妇女相对,优人管弦铿锵极乐,昏夜乃罢。”

这种饮酒作乐的现象在汉代上层社会的生活中非常普遍,当时饮酒与歌舞已经浑然一体。即使身份地位再尊贵的人,一旦进入饮酒的场合,也会以歌舞相随,对先起舞者的邀请也不能拒绝,否则视为不敬,这种情况被称为“以舞相属”。

汉画像石中有表现“以舞相属”宴饮礼仪的题材,如四川彭县出土的汉画像石中,主人戴冠,宽袍广袖,袖中又套窄长袖,五彩镶边,右手举起,左手作相邀状,客人亦长袍广袖,举右手,左手前伸答舞,主人旁有女酒保执便面(扇子),客人旁有男酒保,端一长案,正拟捧上酒馔。

这大概就是“以舞相属”的生活场面。受上层社会的影响,民间百姓也极尽所能,把饮酒聚会搞得比较铺张。当然这样排场的宴饮归根到底应该是富人的专利,寻常百姓人家可能很少具备这样的条件,至于穷人则更无此雅兴,只能是逢年过节时自娱自乐或者作为看客而已。

在考古发掘的汉代画像砖石上,我们也经常看到形式各异的宴饮乐舞、宴饮杂技等画面。在河南新野径后岗出土的东汉《乐伎画像砖》,画中三乐伎,左一男伎吹籥,籥上饰羽;右一女伎弹琴;中间一女子鼓瑟作,三乐伎前置一酒樽和三个耳杯,可见汉代人不仅主人在饮酒时要欣赏歌舞,而且乐伎们在表演歌舞时也可以陪主人饮酒。

总之酒经常出现在乐舞百戏场合中,而上述史料和汉画清晰地再现了汉代饮酒时侑以歌舞音乐的生动画面。歌与酒的结合构成有机的整体而呈现在汉代人的生活当中。

四、总结

综上可知,汉代的饮酒习俗与先秦时期大不相同,饮酒活动的礼仪化色彩已经淡薄。人们逐渐摆脱了传统习俗的约束,不再恪守饮酒有度的古训,追求精神享受,随心所欲,饮酒场合随处可见,饮酒形式丰富多彩。

而且为了活跃饮酒间的热闹气氛,宴饮时经常伴随一些娱乐活动,以此来助兴。如行酒令,主要有猜拳、赋诗、谜语、对联、投壶、六博等等,还伴随有乐舞。汉代宴饮往往投壶与六博并用,如“投壶对弹棋,棋奕并复行”。这些活动把饮酒与娱乐融为一体,成为汉代酒业发展中的奇葩,也为我们提供了难能可贵的直观的汉代饮酒生活场景。

为你推荐